野火樂集

臺北心戀曲

台北心戀曲

有許多歌寫了台北,

有很多音樂家誕生在台北,

這個城市有好多故事,

它唱出了我們的愛情詩,也讓我們落下傷心淚,這些歡喜悲傷,都在歌裡面和我們生活在一起。


台北最早出現的流行歌聲,是在1910年日治時期,日本蓄音器商會在臺灣成立「臺灣出張所」,地點位於榮町(台北衡陽路),在日本殖民的文化影響與蓄音器(留聲機)發明下,當時人們首度聽見「曲盤」流瀉的歌聲,當時古倫美亞唱片公司的台北分社,帶著臺籍樂師到日本錄音,錄製具有臺灣味的歌曲,如〈港邊惜別〉、〈港都夜雨〉、〈望你早歸〉及鄧雨賢〈望春風〉、〈雨夜花〉、〈月夜愁〉等歌謠,因運而生,臺灣的流行音樂,開始聽見自己的歌。
位於台北西城的老唱片公司,隨著1945年日本人的撤離,逐漸消失了光影,但歌聲餘韻,卻是我們現代人最深的鄉愁和留聲,是記憶的一部分,時光的一部分,也是歷史的一部分,今天我們就從環抱台北市的淡水河來一趟歌聲旅行。

台北,這個盆地型的城市,夏天有點悶熱,冬天多雨,人口稠密,但城市的東、西、南、北都有各自的人文地理的美景,有人說,家鄉有時候像異鄉,而異鄉反而變成了家鄉,不管你在哪個城市,有時候會容易因為思念某個人,失落某件事,情感上對應到你的所在之處,即便這個地方你很熟悉,但你的喜怒哀樂都會因此產生不同的心情蕩樣。
在夜色裡聽到的歌聲,映照了台北人熟悉的新店溪,也呈現出在這個城市中月光下的地景人文,交織成一樣的日子,一樣的我和你 ,這些歡喜憂傷,都出現在流行歌的地圖上,我們在同一個座標下,月光的陰晴圓缺,人生的喜怒哀樂,陪我們共度了流金歲月。

每個城市都有一區屬於年輕人的遊樂園,它有最潮的文化影響力,走進那座遊樂園,就像進入異次元的空間,誇張的奇裝異服、冒險的青春,古今的衝突美感,都可以實驗,西門町,就扮演了台北一隅的角色。西門町是台北最繁華的娛樂流行聖地, 1987年台灣解嚴,西門町在後解嚴時期,也唱出一種流行符碼,加上它具有歷代風華的歷史,除了鮮明地成為青少年潮流文化之外,更將這裡寫入民主演進的流行歌中,唱出集體反抗威權的態度。
音樂工作者其實對社會上的青少年文化極為敏感,從音樂中描寫那些帶着「反社會色彩」的年輕人,用流行音樂符號呈現,要大人們用比較寬容了解的眼光看待年輕人,鼓勵大家要勇敢做創新的事,不要怕沒前例,不要怕沒市場,更不怕被查禁,只要勇敢前行,當然「佔領西門町」,從以前到現在,都還是每個世代,年輕人的青春轉運站!

臺北中山堂,在臺灣的流行音樂佔有非常重要的地位,這是一棟留聲的建築,是臺灣第一個會展中心,由日本知名建築家井手薰所設計,落成於日治時期的1936年,當時稱為臺北公會堂。1945年後改名為「臺北市中山堂」,成為臺北獨一無二的集會場所與藝術展演館,因緣際會地見證了許多歷史場景,也保存臺灣音樂的現場記憶。許多作家都曾在他們文學作品中提到中山堂的美,作家愛亞說:中山堂是從記憶簿裡翻找出年幼青澀的自己,重溫少女時期的大房子;駱以軍說:中山堂是包裹著迷霧、妖香、影綽的幻夢;詩人路寒袖說:中山堂猶如城市心窩上的一塊暖玉。
1975年6月6日,楊弦在中山堂舉辦「中國現代民歌」演唱會,當晚楊弦以詩人余光中的詩譜成了歌,首次在這場演唱會中發表,歌曲風格完全不同於當時的任何音樂,卻有很強的當代性,引發一股音樂新風潮。楊弦的新創作象徵一個開始,這一天之後,激發更多對音樂抱有熱枕的青年,紛紛投身於民歌創作中,湧現了像「金韻獎」、「民謠風」創作比賽,流行音樂也出現一批極為出色的年輕創作人。
臺北中山堂在流行歌生的轉折中,扮演了關鍵的年代,這棟充滿歌聲的建築地標,也一直持續唱著自己的歌!

1960年代,美國在全球各地部署軍事、政治與文化力量,同時美國的流行音樂,也漸漸在全球對青年文化與音樂風格形成重大的影響,台北東門市場的「小美冰淇淋店」,因為老闆喜歡西洋歌曲,也在店裡面播起西流流行歌,讓「小美冰淇淋店」成為台北音樂地圖的朝聖地。
當年的台中CCK(清泉崗)機場成為美軍重要的養護基地,美軍大兵在戰爭期間來臺灣休假,美國也在台北成立了「美軍顧問團」,帶來了許多美國最潮的歌聲,台灣有一群年輕的音樂份子,像李達濤的「野馬樂隊」、金祖齡的「洛克樂隊」、「雷蒙樂隊」、楊澤友的「電星樂隊」…也打開了聽西洋熱門歌曲的浪潮,台北的「香港餐廳」、「七七餐廳」、「地中海」、「華國飯店」、「統一飯店」、「國賓飯店」都成為聽歌的高消費場所,台北也充滿了美國味,大使公館、酒吧、美食、俱樂部林立,成為西洋文化的熱門區域。

有台北市的「都市之肺」的「大安森林公園」,日治時期首次將此規劃為七號公園的預定地,但一直到1945年,這裡大部分仍是農田,1949年空軍通信大隊在這裡建立基地,並興建眷村,之後又有憲兵新南營區、藝工大隊、岳廬新村、軍中廣播電台、聯勤總部北區印刷廠都以此為基地,還有一區設立提供外籍學生居住的「國際學舍」,在這裡舉辦過許多展覽及體育賽事,和重要的音樂活動;此外大量來到臺灣的大陸移民,也在此搭建違章建築,成為當時台北市違章建築戶最多的區域之一,1983年的電影《搭錯車》就是以此做為劇情背景。
1974年,民歌手李雙澤為好友胡德夫在「國際學舍」舉辦第一場演唱會,將這場定名為「美麗的稻穗」,他唱起這首卑南族的歌謠,觀眾為此竟深深感動。自此,美麗的稻穗成為胡德夫創作生涯的開端,也代表著他另一個的文化象徵,這場演唱會之後,也帶動許多青年寫歌創作的思緒和行動,形成一股巨大的風潮。

聯合國大會發佈《世界人權宣言》,是以「人生而自由、人生而平等」為理念,在1950年正式將每年的12月10日定為「人權日Human Rights Day」,台北市的青島東路,承載著這個城市的人權發展,1949年,國民政府在這裡設立了軍法處看守所,從1949年到1967年的台北市青島東路三號,是台灣戒嚴時期負責羈押並審理犯罪軍人、一般重刑犯和政治犯的場域,除了監禁著大批等待審判的人犯,也同時代監已被判刑的政治犯的重地。
臺灣原住民鄒族的高一生,是一名人權鬥士,他是阿里山鄉的第一任的鄉長,在任時期曾提出原住民自治區的構想,二二八事件發生後,當局要求他出面維持嘉義治安,高一生卻因協助涉案者避難,又以諸多政治因素,於1952年將其逮捕,1954年以叛亂罪被槍決。在他生命結束前,待在青島東路三號的日子裡,曾寫出許多封家書和音樂創作,在他最後一封家書寫著:「在田間、在山中,我的魂魄都時時刻刻陪伴著。水田不要賣」,足以感受到他對親情、愛情、土地的關懷和愛。
#鄒之春神高一生專輯線上聆聽 →https://wild-fire-music.fanlink.to/spring_spirit_of_the_tsou
#鄒之春神高一生專輯實體收藏 →https://sho.pe/3vn9y8

每年的12月10日,為全球的世界人權日,它誕生於1948年12月10日,聯合國發表《世界人權宣言》,經過兩年的討論和起草,要求人人有權享有生命、自由和人身安全,享有言論、表達意見、思想和良心的自由,以及不受酷刑的權利,獲得國際社會的支持,而成為法定慣例。《人權宣言》也被許多國家納入其憲法,目前也有500種語言的譯本,足以可見它的重要性。
台北市有一座稱為「馬場町河濱紀念公園」的地方。戰後,馬場町由國民政府軍方接管,堤防外的河灘地,是1950年代初期白色恐怖時期,用來槍決政治犯而著名的「馬場町刑場」,2000年在新店溪河畔改建為「馬場町紀念公園」,開始對外開放,這座公園的歷史,也承載著這個城市的人權發展。
臺灣原住民鄒族的高一生,1945年起擔任阿里山鄉的鄉長,並提出高山族自治的構想,1947年228事件發生後,他因人道精神協助涉案者避難,又以諸多政治因素,於1952年將其逮捕,歷經約一年半的獄所生活,1954年4月17日於馬場町刑場,遭到處決。最後一封家書他寫:「在田間、在山中,我的魂魄都時時刻刻陪伴著。水田不要賣」,足以感受到他對親情、愛情、土地的關懷和愛,而高一生的創作,像一座的永恆不變的高山,每一段深刻的生命,都在這些歌之中。
延伸聆聽
鄒之春神高一生專輯線上聆聽 →https://wild-fire-music.fanlink.to/spring_spirit_of_the_tsou
鄒之春神高一生專輯實體收藏 →https://sho.pe/3vn9y8

1970年代的中山北路,美軍在臺協防時代的中山北路上,有一間哥倫比亞咖啡廳,是哥倫比亞大使館附設的咖啡推廣中心,吸引著許多咖啡愛好者和文藝青年聚集,後來更有許多民歌手,如李雙澤、胡德夫、楊弦、吳楚楚,在那裡唱歌,一時之間成為人文聚集的咖啡廳,年輕知識份子的藝文沙龍。 民歌先驅李雙澤,當年也喜愛喜愛唱著西洋熱門歌曲,他的藝術天份,在繪畫、攝影、唱歌、作曲、寫作的領域都非常的出色,他的小說「終戰的賠償」曾獲得吳濁流文學獎的肯定,他開始反省要如何用自己的語言「唱自己的歌」,並鼓吹時下的年輕人用歌聲說自己的故事,成為臺灣校園創作民歌的起始點;1977年9月10日,他在淡水的海邊,為了救人而不幸在巨浪中溺斃。 李雙澤畢生創作九首歌曲,其中創作的兩首歌「美麗島」與「少年中國」仍然傳唱到現在,而許多眾說紛紜的故事,沒有解釋,沒有辯白,沒有結論。他或許從來都不是結論,而是用歌開始在思考、反省自己的過程,他的歌是河流,也是大海,是青春的火熖,是豐收的大合唱!
延伸聆聽 #敬_李雙澤_唱自己的歌專輯線上聆聽 →https://wild-fire-music.fanlink.to/salute_sing_our_own_song
#敬_李雙澤_唱自己的歌專輯線上聆聽實體收藏 →https://sho.pe/3vtum4

最早鼓動「唱自己的歌」的傳奇人物-李雙澤,他所創作的歌曲〈美麗島〉仍然持續被傳唱著。
1976年12月3日,淡江舉辦「西洋民謠演唱會」,李雙澤拿著一瓶可口可樂,唱了幾首台灣民謠後停了下來,問觀眾為什麼不跟著一起唱,後來又唱了Bob Dylan “Blowing in the wind”,他說:「我從菲律賓到台灣到美國到西班牙,全世界年輕人喝的都是可口可樂、唱的都是英文歌,請問,我們自己的歌在哪裡?」他在一陣噓聲後下台,卻種下了一顆震撼彈,接著那幾天、那幾個月甚至那幾年,引爆了「唱自己的歌」的熱潮,李雙澤也從這一天開始,寫自己的歌,說自己的故事。
1977年9月10日,李雙澤在淡水興化店海邊,為了救人不幸在巨浪中溺斃,生命十分短暫的他,一生只創作九首歌曲,卻帶動了70、80年代的年輕人的創作風潮,讓他的人生旅程綻出最青春的火熖,和一場豐收的大合唱。他是在時代中敢於面對自我理想,實踐腳下夢想的土地主義者,一旦我們持續不斷唱著他寫的歌,也就用歌聲燃起社會和人民的天雷地火!

1950-60年代的台北,娛樂環璄不像現在豐富多樣,大型演唱活動大多舉辦在三軍球場,原址是現在凱達格蘭大道旁的廣場,知名歌星都會在這裡盛大登台,民風保守的年代,女歌星大多穿著優雅端莊,但當動感歌后「派娜娜」一上台,全場觀眾尖叫歡呼,她精心設計的服裝,有美麗的流蘇,閃耀著金光,演唱熱情的拉丁歌曲,只要能夠請到派娜娜來演唱,就會人氣爆棚。在娛樂的舞台上,派娜娜帶給觀眾無限歡樂,但她的真實人生,卻有一段悲傷的歷史,派娜娜是藝名,她的本名叫高菊花。
1952年,二十歲的高菊花,因為父親高一生協助涉案者避難,被加上罪名匪諜叛亂被捕,1954年遭到槍決,為白色恐怖時期的受難者之一,父親入獄後家中經濟陷入絕境,為了賺更多錢養家活口,就此開始展開她的演藝人生,但因深怕受父親之累牽連入罪,唱歌必然不能公開本名,於是取藝名為「派娜娜」,以拉丁歌曲聞名遐邇,漂亮的臉蛋、狂野的嗓音、風情萬種的舞姿,讓她在歌壇一炮而紅。
當時父親仍被關在台北青島東路3號的看守所,尚未判刑,派娜娜一心賺錢,一心救父,因為時代,因為命運,高菊花終生沒有做過自己名字的主人,藉由派娜娜的故事,希望讓大家了解在人權的歷史當中,寛恕或對立,愛將勝過一切!
派娜娜傳奇女伶高菊花專輯線上聆聽 →https://wildfiremusic.fanlink.to/Panana
派娜娜傳奇女伶高菊花專輯實體收藏 →https://sho.pe/3ybvru

台北的發展,從淡水河的東岸艋舺形成聚落開始,到現在已經有300多年的歷史。1875年,清朝在台北設府治,1879年修築台北城,接近方形的格局,城內採用東西與南北向的棋盤式道路。
而日治時期的台北城在拆除舊城牆後,開始鋪設四通八達的街道,依照城內的傳統佈局規畫新道路,貫穿整座城市。此外,也鋪設許多東西向道路,原本以軍事防守為出發點的城市,慢慢轉變為注重交通需求的現代化城市。
一直到現在,台北都是所有人的夢想之都,在這個充滿機會、滿是新奇和不同文化匯聚而成的城市,有著它獨特的美,也形成這裡的人文風景,有許多陪伴每個世代成長的歌曲,描寫一代人的情感,也描寫眾人的生活記憶。從流行歌曲中,我們聽到的不僅是音樂的流動,也聽見一地的文化與生命力。

台北有一座依偎在山水之間的聚落-北投,傳說這裡曾是平埔族居住的土地,有著神秘的巴賽語名稱Kipataw,這處的硫磺、溫泉、地熱從大地裂隙中流瀉噴湧,氤氳的霧氣,意指女巫的居所。從日治時代的溫泉療養所、私人會所、寺廟、老鐵道的一站,到台語片的好萊塢、關渡平原的米倉、眷村,以及戰後溫泉帶起的那卡西文化,都在這裡匯聚成獨特的人文風景,新北投曾是日治時期為遊客打造的迎賓所,而樸實安靜的老北投,則是歷史悠久的生活日常。
三位成長於北投的音樂人-李宗盛、陳明章、五月天阿信,他們都從這裡,開始他們各具特色的音樂夢,李宗盛形容北投:「像是一件長輩送給你的舊毛衣,明顯的過時,卻讓人充滿溫暖。」聽著他們的歌,你是不是也想來北投朝聖呢?
北投(Patauw)這個地名,最早是平埔族北投社的居住地,意思是「女巫居住之地方」,日治時期開發北投的溫泉與地熱資源,也開始有人前往「地熱谷溫泉」的北投溪享受露天溫泉之樂, 陸續搭築草棚浴場方便浸湯享受,自此北投溫泉盛名遠播,溫泉旅館等產業開始興起,北投野溪溫泉,可說為臺灣溫泉文化發展的首頁序章。在國民政府時代,這裡被規劃為風化區;美軍駐台時期,也是休假的美軍所喜愛的娛樂場所,因而花名遠播,成為名震東南亞的歡樂街,也創造了聞名遐邇的北投「酒家菜」料理。
1950-60年代,台語電影興盛,北投優美的環境,吸引許多電影業者來此拍攝,可以省去搭布景的工程,溫泉旅社更提供拍片所需的內景、工作人員休息、用餐或夜宿的場所,最盛的景況是同一間旅社內,有兩三組人馬拍攝不同的電影,因此有「台語片的好萊塢」之稱。
北投的水色與山景,瀰漫著跨時代的故事,經歷戲曲、走唱、電影、那卡西的文化,溫泉鄉北投,仍然是台北最溫柔的所在。

萬華,舊名艋舺,日治時,因艋舺以台灣話發音,與日語發音的萬華まんか相似,因此改名為萬華,今日台灣人猶稱其為「艋舺」。艋舺最早原住民平埔族凱達格蘭族語「獨木舟」之意,這裡是港口,多見獨木舟停泊。清朝時,南台灣天災不斷,經濟重心北移,艋舺人口激增,當地商人組成「郊行」,與大坴沿海各地往來貿易,一時之間商船停駐,人聲頂沸,一片榮景,「一府二鹿三艋舺」的名聲因此傳開,若說台北的繁榮始於萬華,一點也不為過。
艋舺的興衰更迭經歷了三百年,街區的建築從清朝留下的店家,或日治時期的牌樓厝,到戰後的街道改正,現在的新建設,也看到艋舺商業繁榮的變化,充滿歷史氛圍,而有許多音樂故事,也在此發生,道出它的絕代風華,叩打著人生悲喜,看盡人們走過的每條街,它的繁榮與落沒,河流的高潮與終曲,在歌裡,可以感受那片刻的永恆。

人們對於台北東區的印象,「潮流」是它的代名詞,忠孝東路的每個捷運站出口,都是繁華商圈。想買最新潮的3C產品,可到光華商場週邊區域,最新、最便宜的商品在這裡一應俱全,而頂級的時尚名家品牌,圍繞在SOGO商圈、敦南和信義商圈,東區一直是台北的時尚旗艦生活圈,從早期的頂好市場開始賣法國麵包,愛群大樓早年代表的香港潮流,再到忠孝東路四段在日本文化進駐後,第一代哈日族在一九八〇年代誕生,聽日本歌、看日本錄影、吃日本食物,人們吃的不只是食物,也是某種新興的消費型態與生活品味。
整個八〇年代,台北東區就像孔雀開屏,漫步在忠孝東路,千萬不要只把注意力放在馬路上的大型商店,不妨轉個彎,深入忠孝東路四段的巷弄中,這裡的原創商品、個性的主題書店、溫馨的咖啡廳、異國的風味美食、創意的酒吧,總會有一樣吸引你的目光,東區仍舊充斥著許多意識型態蔓延著,還有更多醞釀的心情,未完待續。

台北的公館,大約就是羅斯福路、新生南路及基隆路的交會處,往北通向市中心、往東北可以到信義區、松山;而往西就是中和、永和,因此成為台北交通一個重要的轉運點,加上這一區擁有多間大學,使得公館地區商業機能強大,各種商店、小吃、餐廳、服飾、書店、運動用品等,都讓這裡非常繁榮發達。
日治時期在這裡經過的萬新鐵道,到了戰後的臺鐵新店線,再到台北捷運開始興建時,將原本的水源地車站和公館車站,合併成為我們現在所知的「捷運公館站」,沿路的「水源市場」、臺大「水源校區」、「思源路」與古蹟「臺北水道水源地」;往南則有「公館街」及「師大分部」,都是公館的歷史發展,重要的見證。
公館也是流行歌的發源地,無論是人人我嚮往的那條,優越的椰林大道,或是座落在巷弄中的Live House,獨立歌聲編織出心中最幻夢的神話,這裡出現的歌,也更像是源源不絕湧出的活泉,涵養著我們共處的美好世界。

1980年代,台北城仁愛路四段穿越信義路四段,有條知名的唱片巷,穿梭在這幾條巷弄之間,有好多家唱片公司,包括點將唱片、EMI百代唱片、開麗製作、飛鷹製作和藍白唱片,1983年成立的「點將唱片」,旗下歌手有張清芳、優客李林、伍思凱、江蕙、江淑娜 、林慧萍、蔡琴…等引領風騷的天王天后,唱片圈內曾有點將以女將出眾的說法,一時之間點將成為國內僅次於飛碟、滾石的第三唱片勢力。
還有一間結合音樂製作、藝人經紀、電視節目的「開麗創意」,他們創造出風靡華人世界的偶像團體-小虎隊,以一首〈青蘋果樂園〉,創下成千上萬歌迷的喜愛,小虎隊更成為華語樂壇的超級偶像巨星,他們撐起一代人的記憶,追星族現像的出現,也引發社會極大關注。
華語流行天王-劉文正,1986年成立飛鷹唱片,簽下三位性格截然不同的女孩—漂亮文靜的方文琳、陽光健朗的裘海正、活潑俏皮的伊能靜,當時稱她們叫飛鷹三姝,公司有計畫的讓三人同時曝光,一起宣傳,共同錄製合唱歌曲,也各自發行個人專輯,以不同的風格被觀眾所認識,迅速走紅。東區的唱片巷,創造了台北的城市歌景,刻劃出流行歌曲的時代記憶,歌裡帶給我們的音樂信仰,永遠堅定!

流行歌中的台北,很多憤怒,很多愛情,很多搖滾詩,在90年代的政治解嚴之後,音樂圈開始解放了語言的禁錮,也有看不慣都市生活虛華作派的台北憤青,年輕人一心想要突破藩籬,闖出新社會的思維,這些創作人有著對台北的「烏托邦的想像」,於是寫歌成為這些流行音樂分子的社會運動,也許他們不曾上街頭抗議,但每個人都各有社會主張,表達一個城市的自由,如何推翻舊社會的固執。
聽黑名單工作室的創作,他們用直接、真實的方法呈現戰後台灣的社會變遷;聽羅大佑又如何透過音樂,表達自己的憤怒,想幫這個社會一些忙,講述著一些哲理,一些自省,一些對時代的思考;也聽聽伍佰、李宗盛怎麼用歌敲打著心臟,把滿腔的激動和熱情,在一瞬間爆發出來。
一首歌或一部電影,所描述的不外乎人與生活,流行音樂緊扣著社會和時代的弦律,音樂人用搖滾的方式表達出反思和叛逆,更是他們對社會期待的一首首進行曲。

台北市區的士林和大直中間,有一座小山丘-「圓山」,日治時期曾是全臺灣第一座都會公園。西邊的山坡上,有一座著名的圓山文化遺址,是新石器時代晚期的歷史文化。日治時期即在此設立淡水鐵道的圓山站。戰後由臺灣鐵路管理局經營,是曾經的北淡線,而現在,就是我們熟悉的臺北捷運「圓山站」。
這裡曾經有一座圓山動物園,1986年搬遷到木柵時,歌手們高唱著〈快樂天堂〉,用歌聲陪伴所有的動物搬新家,還有一座兒童樂園,與圓山動物園是台北市著名的觀光景點,假日的時候,這裡人山人海,有台北人最美好的童年回憶。圓山曾經也有一座中山足球場,是最具代表性的演唱會場地,許多國際巨星都在這裡舉辦演唱會,成為人們對於中山足球場,另類的音樂共同記憶。

台北,這個充滿歌聲的城市,華語流行音樂的重要發聲地,

最棒的唱片公司、錄音室、唱片行、歌星、創作人、廣播電臺、表演場地、聲光娛樂…都聚集在這裡,

創造出每個人心中,珍藏一首首的流行歌,

而我們也一起在這些歌聲中盡情玩樂、瘋狂尖叫、追逐夢想,擁抱和相愛。

Scroll to top